起诉状上备注“请发短信联系”,被告“失联”10多年

法官巧解20多年前借贷案

本报通讯员 隋文婷 供图

南报网讯 (通讯员 隋文婷 记者 徐宁 许震宁)一份起诉书上,为何注明“请发短信联系”?一桩20年前的民间借贷纠纷案,却不知被告身份信息、不知被告家住何处?面对这起特殊又棘手的案件,鼓楼区人民法院承办法官抽丝剥茧、耐心调解,于近日成功让原被告双方和解。

今年8月,鼓楼法院立案受理了崔某诉陈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。

80多岁的原告崔某诉称:他与被告本是一个厂的同事。1996年前后,陈某开始陆续向他借款并出具借条,总计2万余元。后陈某未归还借款,且失去了联系。崔某提起诉讼,请求判令陈某一次性偿还五笔借款22500元。 

承办法官孙军受理案件后立即与原告崔某电话联系,但打了10余通电话,均联系不上。“起诉状上,原告在联系方式后面备注了‘请发短信联系’。”孙军告诉记者,他们随后通过短信终于联系上了原告崔某。 

为什么不能打电话,只能短信联系?当崔某接到法官通知来到法院后,这个疑问才解开。

原来,崔某因患喉头癌,手术后将喉咙切除,喉间有气管插管,已不能说话。崔某只能通过在纸上写字的方式与法官沟通。此后,法官每次上门或去派出所调查,均事先与崔某通过短信确认会面时间及地点。 

解决了沟通问题,但更棘手的问题又来了。崔某已十余年没有联系上陈某,只知道陈某姓名,却不知道其身份信息,也不知其现居何地。怎么才能联系上陈某,让这起法律问题并不复杂的案件变得棘手起来。 

根据崔某的零星记忆,孙军两次陪其去位于大桥南路的某处住址送达。“第一次上门无人,第二次上门时,住户称该房屋由其租住。几经周折通过社区找到了房主,却发现房主并不是崔某要找的陈某。”孙军告诉记者。

因陈某重名率较高,法官陪同崔某辗转于几个派出所查找陈某的身份信息和照片,才最终查询到陈某的身份信息,并经崔某确认。法官拨通户籍登记中留存的手机号码,终于在一波三折之后,联系上了“失联”多年的陈某本人。

考虑到被告陈某已80岁高龄,孙军便带崔某一起到陈某居所送达,并组织双方调解。

对于20多年前的借款,崔某要求陈某一次性偿还五笔借款共计22500元。陈某虽对借条上本人签名的真实性不持异议,但其认为其还款金额已超过借款金额,并提供了15张收条作为还款依据。

双方各执一词,调解工作难以进展。 

孙军说,法院本可以通过判决来化解这场纠纷。但考虑到原告因身患癌症,急需钱治病,而被告家庭并不富裕,每月仅有3000余元的退休金,确实存在经济上困难,“我决定再做做两位老人的工作,希望找到最可行的解决方式,真正让案件案结事了。”

孙军分别找两位老人谈话,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调解,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:双方认可陈某已还款8000元;被告陈某当场拿出5000元现金给崔某,并承诺于2020年2月28日前还款4750元,剩余4750元于2020年4月28日前还清。

同时,考虑双方当事人的年龄及实际情况,法院免收了该案的诉讼费用。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